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合作经济新闻网  > 栏目  > 人物画廊  > 

和昆花:一个普米族女儿的致富心经

日期:2015-01-26  作者:本报记者 王 蕾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人物名片

和昆花

    云南省怒江州兰坪县箐林农特产品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怒江州旅游商品装备分会会长。“2012中国合作经济年度成就奖——奉献精神奖”获奖者。2013年,云南省怒江州兰坪县箐林农特产品专业合作社荣获“50佳合作社”奖。她是大山的女儿,是能歌善舞的少数民族妇女,她带领由社员组成的民族演出团队放歌维也纳金色大厅、美国林肯艺术中心,将弘扬民族文化的梦想照进现实;她带领山里的乡亲们,将最原生态的山货呈现在消费者面前,改变了以往乡亲们守着山里宝却过穷日子的落后局面。她,正一步步兑现着带领乡亲们致富的诺言。

    一个普米族女人,单枪匹马闯市场,为大山深处的“宝贝”找东家,不断改善山里乡亲们的物质生活;一个重情义的和善大姐,为传承并发扬民族文化,带着社员姐妹们走出国门放歌世界,丰富着社员的精神世界。她就是“2012年中国合作经济年度成就奖——奉献精神奖”得主和昆花。

    让民歌唱响世界

    记者初识和昆花源于一张新闻图片,照片里的和大姐与合作社的社员姐妹们身着艳丽的民族服装,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自豪地放声歌唱,快门锁定了那一刻的幸福。作为第一支走进维也纳金色大厅的农民业余演唱团队,她们用民族歌声捧回了银奖和舞台风采奖,也赢得了来自世界的掌声!这张照片立刻吸引了评选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记者也因此与和昆花取得了联系。

    “我从小在山里长大,那时候最喜欢的事就是听奶奶讲故事,听奶奶唱山歌。长大后,我的梦想就是把普米族的文化呈现在世界面前,我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普米族,把民族文化发扬光大,也希望让山里的乡亲们认识这个世界。”和昆花用行动实现着自己的梦想。她整理的民间故事收入了《中国民间故事》,她带领姐妹们参加各类演出、比赛,2011年,她们最终受邀登上了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舞台。“短短5分钟的演唱却定格了一生的回忆,我觉得值了!”和昆花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然而,随着演出活动逐渐增多,她们却遇到了演出资金困难的现实问题。和昆花说:“除了自己掏腰包,我们的演出经费还得到普米族一些民族企业家以及白族、独龙族等其他少数民族的支持。但我知道,只有让姐妹们真正富起来,才能有更多的资金支持我们演出,有更多的机会把我们的文化带出大山。”

    源于热爱,才不能放弃。于是,一个由歌声中“飞”出的合作社就这样诞生了。2009年,和昆花牵头组建了怒江州兰坪县箐林农特产品专业合作社,“让大山里的野生松茸、虫草、蜂蜜等宝贝飞出深山,带领乡亲们致富”成为和昆花新的奋斗目标。

    儿子眼中的“傻大姐”

    像普米族粗犷、原生态的美妙声音博得了人们喜爱一样,箐林农特产品专业合作社的农产品同样以“原生态”博得了采购商的青睐。

    每逢各种山货收货的季节,也正是和昆花和社员们背着箩筐、翻山越岭挨家挨户收购的繁忙时节。和昆花不仅是合作社的理事长,也亲自担任收购员和销售员,她熟悉这里的每条山路,她了解山里每家社员的生活状况。她热情开朗和善,与社员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每次进山收货,和社员们唠唠家常、唱唱山歌,淳朴善良的乡亲们会把平时自己都不舍得吃的好东西都拿出来招待我,我每次都想住下不走了。”和昆花泪光闪闪。

    和昆花的儿子专门学习了市场营销,在商言商,他更为重视合作社的收益问题。“有时候我觉得我妈挺傻的,有一年虫草的价格炒得一直居高不下,可等到收购时,价格却一跌再跌,但我妈仍然按照之前和社员定好的收购价收购,宁可自己少赚甚至赔钱。我几次劝她改变收购价,她却说,怎么也不能损害农民社员的利益。”几年下来,正是儿子无法理解的“傻”让和昆花和社员之间的信任愈加深厚。

    和昆花每次进山收货都带着儿子,几次之后,儿子提出可以单独收货。和昆花不动声色地答应了。“我是她亲儿子啊,可他们都执意一定要等着我妈来亲自收货,任我费尽口舌,仍然无果。”看着儿子空手而归,和昆花意味深长地说:“要真心为社员想,像待亲人一样待社员,他们才会像待亲人一样待你。”现如今,即使儿子可以单独收货了,社员们仍然会打电话逐项和她核实,生怕出了差错。

    看上去总是笑吟吟的和昆花,也有严厉的时候。有一次,一个社员在上交的山货中掺杂了些许沙子,和昆花发现后当即厉声道:“这样不诚信,年底就不要跟大家一起分红了!我们不仅要让消费者品尝到‘原生态’,而且一定要货真价实,这事关合作社的信誉问题!”正是源于这样的坚持,社员中再未出现以次充好、弄虚作假的情况,合作社的农产品每每在抽检中均为合格,也得到了客商的信任。

    求知若渴的和大姐

    “2012年我在成就奖评选中获得人物奖,2013年我们合作社又获选‘50佳合作社’,两次荣誉都让社员们兴奋不已!”和昆花对自己的获奖表示很惭愧。获奖后,她个人和合作社宣传的机会愈发增多,她在评选活动中不仅结识了多位“三农”专家,还通过评选的微信平台认识了好多可以一起探讨合作社发展的同仁。

    2014年,和昆花听说云南大学联合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美国高盛集团推出了“全球一万名女性企业家”的培养项目。项目结束后,主办方将跟踪参与的1万名学员的发展情况,并且会给学员发展提供资金支持。这让一天大学都没有上过的和昆花兴奋了好久,当知道自己没有入选,求知若渴的她多方联系,最后在省妇联的帮助下,申请到了一个旁听的名额。和昆花说:“班上很多都是资产上亿的女企业家,顿时觉得我们的合作社很渺小。他们中肯地给合作社的发展出谋划策,我特别感动。”

    合作社的产品一直推崇“原生态、货真价实”,在食品安全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后,和昆花又坐不住了,马上报了一个营养咨询师初级考试的辅导课程。“我要让所有买了我们合作社产品的消费者都吃上安全的食品,要对他们的健康负责,所以我还要把中级、高级证书都考下来。”和昆花掷地有声。

    不断的“头脑风暴”后,和昆花对于合作社未来的发展也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她说:“我现在被推选为怒江州旅游商品装备分会会长,想把怒江州下面所有民族特色的产品都统一起来,共同打造一个旅游产品的品牌,一起闯市场。还要将山里留守妇女擅长的民族手工业,如刺绣、竹编等手工艺推向市场。招商引资的同时也要重视人才的引进和培养,开展电子商务,改变合作社目前简单做农产品流通的营销模式,向做大做强转型。”

    如今,家里人看到她仍然奔波在课堂和大山之间很是心疼,提出让她放下合作社的工作打理家里的苹果园,和昆花嘴上应着,却仍然一直为合作社奔忙。她说:“我是大山的女儿,也是普米族的女儿,只要和大姐在,就会带着山里的乡亲们在致富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